安颜

你好( ^_^)/

这里安颜,叫我阿颜就可以了哦!

迦勒底里闪闪是我老公,其他全是我老婆!

以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fgo x 我英】颠倒世界 (02)白色的天舟

避!雷!!注!!!意!!!!
☆有很强烈的个人主观意向,都是我流,严重ooc。
☆all咕哒子向,我不管她可爱我就是喜欢她。
☆由于A班只有二十人,所以会去掉原著中的一位。
☆采取顶级英雄可以与普通英灵打成平手但无法与宝具相抗衡的设定。
☆考虑到剧情,本体从者和泳装设定为同一只换件衣服就换个职阶的那种。
☆私设咕哒子魔术回路稀少但是魔力量却大的惊人。



高空一向是令人心静的场所,那包容所有的空旷会让人的身心都陷入一种奇妙的状态,并且与此同时,以空中直线距离而来的追击,也是最有效率的一种方式。

天翔的王之御座此刻正盘旋于上空寻找着逃脱的目标,白银与祖母绿宝石形成的可翱翔于天空的光辉之舟,经由以水银为燃料的太阳水晶产生用来驱动的太阳能,无视物理法则进行高速飞行,至于为何没有引起广泛的关注,这都要得益于施加于其上的迷彩魔术。

黑发的青年站立于天舟之上,高速流转的气流将他身上的蓝披风吹得张扬,他身上包裹着严肃的金甲,但是像猫猫一样的耳朵和分叉的尾巴却又莫名为他增添了几分萌萌的感觉。

「找到了吗?」自维摩那后方绕出另一位白衣的神子,他手中前端带有金属螺旋的长弓一看就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

若是对英雄有所了解的人看到了他们,一定会叫出那个名字的。

来自迦勒底,总是伴随着白色维摩那现身,排名为No.4的英雄,Berserker,阿周那·Alter。

同样来自迦勒底,与Berserker长相极为相似,却否认兄弟关系,并没有排上名的的Archer,阿周那。

阿周那·Alter侧过头,相较于阿周那来说更有少年感的面容此刻并没有过多的波动。

「没有。」他这样回答。

这位连续抢劫银行的惯犯已经让警方头疼了很久,犯人的个性是淤泥,可以令自身变为流体逃走,普通的英雄能够击败他却无法抓住他,而仅仅是抓捕在逃犯这样程度的事件又犯不着拜托欧尔麦特那样的顶级英雄,故而在听说了迦勒底有对付这种个性的方法后,就向那边发出了委托。

诚然隶属于迦勒底的英雄出勤率已经低到任性低到离谱,但是仍然有那么几位仅剩的良心挑起了将平均值拉到还勉强看的过去的数值上的大旗。

至于为什么是异闻带的王与天授的英雄来打工,不要问,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问就是迦勒底穷的只剩钱了。

「我去后面看看,找到了就直接击杀。」阿周那摆摆手,正准备重新回到维摩那后面搜索目标。

「不用,」阿周那·Alter手中微缩的星球亮起了光,五千米之外,越过层层叠叠的大楼,处于阴影之下的淤泥无视了所有距离的限制,暴露在了他的眼中。

所以,仅仅是淤泥离开遮蔽物的几秒,就被那双穷尽了视觉极限的双眼捕捉到了。

「已经,找到了。」

在千里眼(超越)之下,一切都无法逃脱。

做出向前推的动作,悬于身后的两片金色巨翼移动至手掌的两侧,彩色的星球在巨翼组成的弓(甘狄拔)前化作光流,指尖扣上白色的弦丝,只要在这里放出,不管是什么,都会被炸得连渣都不剩。

对,不管是什么。

所以阿周那·Alter收起了即将射出的光流,退后一步将开阔的视野让给阿周那。

「你来。」

「啊?」

虽然有着疑问,但是阿周那仍然上前一步,搭弓引弦,视线顺着阿周那·Alter刚刚面相的方向看过去,在看到淤泥之后,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

「立香?!」



伴随着机关枪一样的声响,从远处飞来目的明确的箭矢,箭矢尾羽的蓝色稍有变形,估计是因为弓箭手一瞬间的大力而无法承受,箭矢射中淤泥的瞬间,其自带的苍蓝色电光环绕着射中的淤泥,让其无法逃脱。

「啊,啊啊,啊啊啊!!」被电流击中所产生的麻痹让淤泥吃痛到直接哀嚎起来。

「可恶的英雄!」淤泥无法与这带有神之力的箭矢抗衡,所以他直接舍弃了那一部分身体,卷起立香作为人质向下水道逃走。

总之要先逃,逃一个隐蔽的地方再尽快占据人质的身体,伪装一个他丢下她自己跑了的情景骗过那些英雄……

可是紧随而来的箭矢速度太快,一点逃离的时间都没有给淤泥留下。

「咕……呜!!」

一支箭矢精准贯穿了淤泥左腿的膝盖,也不知道弓箭手是怎么做到的,竟然在那一摊恶心的流体中找到了淤泥化的关节。

「该死!」淤泥暗骂一句,箭矢周围带有的电光让被射中的部位无法流动,唯一能够有效逃脱的方法也只有舍弃被钉住的那一部分。

的确从表面上来说这与截肢无异,但是拜个性所赐,只要后续能够补充大量淤泥,他是可以恢复的。

第二支箭矢接踵而至,这一次射中的是右膝,接着是射中右手肘关节的第三支,左手肘关节的第四支。

至此,四肢上的大关节均被舍弃。

明明是流体,却无法从这箭雨中逃脱。

明明是箭矢,却可以封锁逃亡的路线。

原本凭借流体的优势淤泥几乎可以在绝大部分英雄手下成功逃走,但是这一次却无法从那附带了雷光的箭矢下化做流体。

淤泥啐了一口,看准箭矢停止的间隙,向着一旁建筑工地中的大楼里逃去。

淤泥现在不好受,立香现在更不好受,淤泥刚刚是从下水道钻出来的,所以他身上自然也带有下水道中的恶臭,再加上被粗暴搬运的不适,所以她现在胃里翻江倒海都快要吐出来了。

右腿在淤泥逃跑的过程中撞上了硬物,现在只能感到一阵钝疼,淤泥这么脏,也不知道伤口之后会不会发炎。

藤丸立香,现在已经从普通市民降级为人质了。

真是够了!她是什么白毛的幸运E-吗!

也不知道被谁吸走了欧气的立香,在抱怨的余地计划着反抗。

建筑工地的烂尾楼里到处都是建筑的废料,裸露的钢筋混凝土也是很危险的需要避开,原定是窗户的位置现在并没有装上玻璃,稍不注意坠楼就完蛋了。

所以目前她能想到的办法,就是等淤泥靠近窗边的时候将其甩下去。

很冒险,虽然现在被淤泥束缚全身动弹不得,但她也不想被莫名其妙的东西吞噬自我。

外面虽然稀疏却又精准的箭矢早就停下了,未完工的大楼承受不了箭矢的冲击力,若是强行攻击很大可能性楼房会垮塌,估计也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立香暗暗准备着反抗的计划,裸露的钢筋可以做为一个支点,只要她利用锁链缠绕上去,就可以利用淤泥逃窜的速度以及锁链所产生的离心力将其甩出大楼。

但就在这个时候,淤泥的动作却停了下来,流体哗啦啦的在立香耳边炸开,每一丝抖动都说明淤泥在全力警惕着什么。

立香下意识向扭头看过去,却突然间看到了窗外的存在,黑发的男人悬在外墙,冷清的俯视着淤泥。

先前拟订好的计划全部搁浅,她现在就连视线的稍稍偏移都做不到。

蓝色的披风因为气流的缘故向上翻起,贴身的金甲渲染出一种神圣的氛围,他悬在半空,冷淡俯视着自以为是的逃犯,巨大的飞翼跟随在他的身后,手中的星球流转着粉色与金色的光。

他的眼中,似乎什么污秽都容不下。

「开始……终结吧。」

像是神明的审判,他这样宣告。



莫名给人以少年感到男人从没有玻璃的窗户飞进来,裸足降落在水泥地上,烂尾楼的地上坑坑洼洼满是破碎的石块,但他却如履平地。

淤泥抖动起流体化的泥浆,准备赶在一切开始之前先下手为强,只要在这里打败这个英雄,他就可以逃之夭夭了。

他身上的淤泥抽成长条,当做鞭子抽打,但阿周那·Alter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视若无物一般拨开淤泥,径直走到了那一大团翻涌的淤泥前。

「这家伙!」见攻击不起效,淤泥转身就想逃,但是这里是墙角,无处可逃。

阿周那·Alter伸手,在那一团屎绿色的淤泥里准确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从泥团里面被拽出来的立香蓦然间就跌入一个怀抱,阿周那·Alter身上有着淡淡的莲花香气,他轻拥立香,右手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没事了。」

没事了。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立香手腕上的手链,最终决定无视碍眼的存在。

阿周那·Alter手中微缩的星球编织出一张巨大的网,携带淡蓝色的光将准备逃离的淤泥困了起来,而非常神奇的是,光线编织的网兜虽有缝隙,却不会给淤泥以逃脱的机会。

先是确认了立香的平安无事,接着才是确认淤泥的成功捕获,他轻轻放下立香,手中的星球与背后巨大的飞翼随着他的动作幻化成无数金色的光点。

立香坐在地上喘气,感觉到阿周那·Alter同样蹲下后抬头看向他,不知为什么,立香总有一阵莫名的心虚和冲动。

做了错事的心虚,以及想让他把鞋穿好的冲动。

但是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多纠结的时间留给立香,阿周那·Alter蹲在立香面前,淡然的黑眸中好像流露了些许无奈。

「那里受伤了?」

「啊?」立香一愣,完全没反应过来。

为什么就这么确定她受伤了?

阿周那·Alter看着她愣愣的样子,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于是只能慢慢回忆某位医神问诊时的步骤。

「手臂还好吗?」

「唔……手臂还好……」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的立香老实回答。

阿周那·Alter稍显冷淡的点头,继续问道。

「能站起来吗?」

立香撑起身子,却在右腿受力之后狼狈的跌回原地。

「抱歉……」立香咬住下唇,这是她难受之时的习惯性动作,「我好像站不起来了。」

阿周那·Alter轻轻「嗯」了一声表示他知道了,又想起了以前在医务室见听过某位医神最常问的问题,觉得自己绝对不能忽略。

「脑子还好吗?」

大脑有些跟不上情景变化的速度,立香傻愣在原地,一直沉默不语是失礼表现的这个认知却让她下意识出声。

「哈?」

「『哈?』是……不好的意思吗……我知道了。」阿周那·Alter歪头,自顾自做出了判断。

「那么,失礼了。」

就着下蹲的姿势,阿周那·Alter很轻松的将立香横抱了起来,趁着立香还在反应阶段,走到窗边很平稳的起飞,最后降落在白色的天舟上。

「你把她带上来干什么?」天空上的维摩那,阿周那看着自己的Alter,还有缩在他怀中因为这展开太过诡异而瑟瑟发抖的立香。

刚刚淤泥躲进了大楼,再度射箭的话说会引起大楼的坍塌,所以才让阿周那·Alter追了下去,却没有想到阿周那·Alter回来的时候,直接把立香给抱了上来。

「大脑出现了问题,所以急需治疗。」不知道阿周那·Alter到底是从那里得出的这个结论,皮肤黝黑的男人扶住立香的肩,非常认真的回答阿周那。

「大脑?头被撞到的吗?!伤口在哪里!!」阿周那急匆匆想要查看,但阿周那·Alter却很大的后退一步。

你干嘛?阿周那怒视。

不给你看。阿周那·Alter冷漠。

把她给我!阿周那抓狂。

她是我的。阿周那·Alter淡定。

「两位,不好意思打扰一下……」缩在阿周那·Alter怀里的立香颤颤巍巍举手,不知道为什么对这样的场面有一股很强烈的即视感,明明一直不太喜欢和陌生人有着过多的肢体接触,却在黑发的少年抱起她的那一刻颤动了心脏。

上一次有这样的感觉,还是在那个突然的雨天撞上了路过的迦尔纳。

「嗯?什么?」

「可以把我放下来吗……」



最终的结局,是阿周那托起立香的腋下放上维摩那的「王座」。

高大的座椅是用一整块纯净的黄金雕刻成的,上面镶嵌着许多华贵的宝石,她对英雄没什么了解,顶多知道欧尔麦特是No.1而她的养父被压的死死的是No.2。

但这艘飞行器她是知道的,中学与同桌闲谈时经常被她科普迦勒底的英雄怎么怎么帅,如果记得没错的话,他们的英雄名应该是Archer和Berserker。

阿周那·Alter从维摩那的后面拿了来白色的医药包,里面有常用的外伤药,阿周那取出绷带与手术剪,单膝跪在立香面前,准备为她包扎腿上因撞上钢筋而划破肌肉的小腿。

「诶诶诶,Archer先生,我自己来就可以了!」立香脸红着制止阿周那的动作。

「阿周那。」

「嗯?」

「叫我阿周那就可以了。」阿周那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他十分熟练的上药包扎,就像以前已经做过很多遍了那样。

「疼吗?」

在包扎过程中的沉默,阿周那首先挑起了话题。

「啊,啊……还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立香权衡一下给出了比较标准的答复。

「伤口有些深,记得回去之后一定不能沾水。」

「嗯。」

「还有,下次如果在被抓住,尽量不要反抗。」

「欸……欸?」

「你的实力并不强大,反抗的话很有可能会伤及自己。」

「啊……哦……」

「所以,以后遇到这种情况,安静等待救援就好了,记住了吗?」

「是,记住了……」绝对敷衍的语气。

不,你绝对没有记住,阿周那曲起手指,敲了一下立香的脑门。

他的动作如此自然,立香抬头委屈的看着阿周那,突然就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

不够坚强也没有关系,因为可以扯着衣角随意撒娇,遇到了危险也没有关系,因为可以扑进怀里放肆哭泣,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就有了一种这样的感觉。

不对啊,明明是从未见过的人。

立香兀自纠结着,却没想到阿周那已经将她最细微的表情变化收入眼底。

阿周那叹了口气。

最初,他是反对任由其他人收养立香的。

救世主的身份太过特殊,她已经与英灵座结下了密不可分的「缘」,她的命运,绝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她。

但是英灵座上英灵各异,所以如果由英灵们来照顾的话,可以参考一下已经胃穿孔了的红A老妈子。

而且,有很多从者基本上都是拉着她一起胡闹,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炸了整个时计塔说是手滑,直接把她带上了外层空间说是不小心。

但这样对她并没有什么帮助,她总是一言不发的发呆,整个人都都相当的沉寂,没有一点恢复的迹象。

特别是那双已经死掉了的眼。

所以最后,才清除了她在迦勒底的记忆,投放到有着同龄人的世界,放任那个将她当成工具的人收养她。

虽说这样的确让她恢复一点活力。

迦勒底方面,实行彻彻底底的放养式方针,即,只要不是危及到性命或身体机能的完整性,那么,将不对御主藤丸立香的个人生活进行主观干涉。

虽然,不进行主观干涉,还可以进行客观干涉。

比如某只仗着自己给啥都忘了的立香遮过雨就丢下这边所有工作去套近乎并且还很不要脸的成功了的Lancer。

不,这只是因为立香太善良太没有警觉性了并不是因为那个Lancer比他还要优秀还要完美Master最完美的从者只有他阿周那哼s(・`ヘ´・;)ゞ!

「试试看可以行走吗?」阿周那收好医药包,结束了包扎的过程。

「谢谢Archer先生!」立香跳下让她有些尴尬的王座,阿周那的包扎技术真的很好,完全没有以前在医院时的那种紧绷的感觉,是很方便行动的方法。

「我说过了,叫我阿周那就可以了,顺便,那边那个家伙叫阿周那·Alter」阿周那随意指了一下一边只是看着立香的家伙,「他有点傻,别理他。」

「事实上,我不傻,」阿周那·Alter很冷静的反驳,「立……Master说我只是很好忽悠。」

「那不就是傻吗……」阿周那白了他一眼。

「欸?你们是兄弟吗?」因为有一股莫名的亲近感,所以立香完全没有感觉到拘束。

「谁和他是兄弟。」阿周那嫌弃的看了那个木头一眼。

「哦。」好像懂了什么的立香点头,内心偷偷发笑,内心别扭的哥哥和很好忽悠的弟弟,她懂的。

但是笑归笑,有一件很在意的事情一定要问清楚。

「Archer先生……阿周那,」顶着阿周那的目光立香无奈改口。

「嗯哼?」阿周那满意的回应。

「你们不回去抓捕淤泥吗?我记得他是通缉犯来着?」立香抓抓脸颊,因为这件事情非常在意,所以必须问清楚。

淤泥?

什么淤泥?

哦,那个啊。

对啊,淤泥呢?

阿周那后知后觉的看向阿周那·Alter。

「没有抓回来,应该是逃掉了。」阿周那·Alter向那个方向随意望了一眼,光束编织成的网在他离开之后就已经失效。

「不是什么大事,不用在意。」

「啊?就这样放任他逃掉真的好吗?!」立香张大嘴不可置信。

虽说已经听过传闻了,但这么随便真的没问题吗?

「不用担心,他逃不掉的。」阿周那揉着立香的脑袋,示意她放心,「和通缉犯相比,还是你重要一些,我……们先把你送回去。」

他揉揉立香的脑袋,带有安慰性质的笑了。

「放心吧,会有人解决的。」
——————————
我查了一下,阿周那之名意为「白色」或「银色」,亦有「洁净」之意。
怪不得他有洁癖,怪不得他那么禁欲,怪不得我那么想上(玷)了(污)他。
突然脑补15w字的小破车。
看了一下模,发现就单从模上来说,芭娜娜好像要比娜娜子的破坏力强一点。
真的,芭娜娜把娜娜子的宝具当平A。
所以芭娜娜会造成大范围的破坏,而娜娜子的破坏程度在控制下会小很多。
从炫酷和光效的角度上面来讲,还是芭娜娜要强一点。
但是娜娜子也很强的,比如1.5和小太阳对轰的时候直接炸掉了一座山,用宝具直接炸掉了小树林。
至于为什么芭娜娜是No.4而娜娜子没有排上号,那是因为娜娜子很低调啊┐(─__─)┌每次都是解决完就溜,根本不给别人采访他的时间(ˉ▽ ̄~) ~~所以受到知名度的影响没有排上号,而芭娜娜更容易被忽悠一点,每次还没有来得及跑就被记者围上,乖乖接受采访了。
同理,这也是为什么小太阳退休了之后能安静的生活并且没有被其他人认出来专心陪立香_(:з」∠)_。
但两位要是动起真格来,绝对不止这点程度!只是迦勒底那边处于各种各样的考虑,要求从者们尽量收敛点,不要打乱这个世界原有的进程。
 不管芭娜娜还是娜娜子都是我的老婆,我爱他们!♪~(´ε` )!!!
 持反对意见的就( *・ω・)✄╰ひ╯哦!
 以及,求小红心,求小蓝手,求最最喜欢的评价!大家一起来骚聊啊!

评论 ( 21 )
热度 ( 271 )

© 安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