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颜

你好( ^_^)/

这里安颜,叫我阿颜就可以了哦!

迦勒底里闪闪是我老公,其他全是我老婆!

以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fgo x 我英】颠倒世界(04)冥府的祝福

避!雷!!注!!!意!!!!
☆有很强烈的个人主观意向,都是我流,严重ooc。
☆all咕哒子向,我不管她可爱我就是喜欢她。
☆由于A班只有二十人,所以会去掉原著中的一位。
☆采取顶级英雄可以与普通英灵打成平手但无法与宝具相抗衡的设定。
☆考虑到剧情,本体从者和泳装设定为同一只换件衣服就换个职阶的那种。
☆私设咕哒子魔术回路稀少但是魔力量却大的惊人。



雄英高校,一所以培养对抗犯罪份子的英雄为目的而创设的高等教育机构,国立的名门高校,由于学生平均偏差值过大,这里的教室全都是职业级的英雄,人气最高的英雄科每年的录取比例甚至低于三百分之一。

而今天,就是雄英英雄科的实战考试的日子。

喝完了早餐店女主人因为今天的考试特地为她做的麦粥——听说好像是名为休刻翁的希腊餐点,藤丸立香骑上自己的自行车,车轮滚动卷起地面上漂亮的落叶,沿着早已探查好的路线,来到了那所堪称里程碑的学校。

宽大的校门呈现英文字母M的形状,钢梁上闪耀的金色校徽由U和A组成,现代化教学楼整齐排列在之后,一字排开的梧桐不仅仅起到了装饰的作用,还能有效为长期伏案学习的学生缓解视疲劳。

那是无数少年少女通往梦想的地方。

藤丸立香从右边口袋里拿出随同笔试合格的通知下发的实战考试注意事项,实战考试开始之前所有考生都会在阶梯教室集中,为了方便,校方在白色A4纸右下角附上了简易的全校地图,并且注明了学生会会派出负责引导的高年级学生。

只是,这对立香并没有什么用,做为一个彻彻底底的路痴,她曾经实现了就在轰家门口不远处绕了五六圈都没有找到大门的壮举。

她也不是没有试过记路,只是因为幼时大脑因不明原因受损而导致她的方向感一向很弱,医生说这种损伤一般都是不可逆的,恢复的可能性极小。

「喂!那边的!」突然插入的声音叫住了已经自暴自弃打算迷路到目的地的藤丸立香,立香抬头看向声源处,身穿接待服的少女就站在她前方不远处。

红色的发绳扎起金色的长发,很是精巧的打上两个蝴蝶结,黑色的小帽子斜戴在头顶,用发卡加以固定来防止其掉下,简单的接待服很明确的表示了面前这位少女是学校今天外派负责接待新生以及进行引导的高年级学姐。

少女非常镇定的走近了这边,又非常镇定的看了一眼立香,然后非常镇定的开口。

「你你你你是是是报名的新生吗吗吗吗!!!!」

加上了大量的叠音词与一堆感叹号,这完全不是在镇定的样子。

「啊……是的。」其实并没有打算求助,立香稍微有些意外的停顿了一下,还是点头应下。

「嗯哼!」少女清清嗓子,虽然双手抱在小腹之前已经紧张的在发抖,但还是要保持完美高贵的形象,「你是要去大会堂对吧!跟着我来就可以了!」

「谢谢学姐帮我们带路,」立香很是从容的就跟上了少女的步伐,「请问您是?」

「我,我叫埃列什基伽勒!三年级!」金发的学姐在回答了立香的提问后又慌忙移开视线,咬着嘴唇像是要说些什么的样子,但最后还是原因不明的放弃了开口,背对立香急匆匆在前面带路。

「那个,埃列什基伽勒学姐。」在肉眼可见的尴尬弥漫开来之前,立香加速几步走到了埃列什基伽勒的肩侧,右手拉扯鬓角散落的发丝,手链上相互扣住的圆锥卡口也随着她的动作晃动,「请问您知道实战考试具体是写什么内容吗?」

虽说从同学那里拿到了考试信息,但那终究也是不靠谱的小道消息,还不如向面前的学姐打听一下,好尽早做出准备。

「不,不要用敬语!」埃列什基伽勒涨红了脸颊,她稍微停顿了一下步伐,「叫,叫我埃列什基伽勒就可以了!」

「好的,艾蕾亲。」立香顺从的改口,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不小心加上了亲切的昵称。

「啊,那个……」立香刚想道歉,却被埃列什基伽勒突然高昂的声音打断。

「没没没没关系!!!!嗯嗯就这样叫吧!!!!」埃列什基伽勒在激动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于是她连忙后撤一步,背对着立香急急向前冲。

「阶梯教室在这边!快跟上!!」

「啊……好……」立香赔笑着跟在她后面。

又是一路许久的沉默,但是在前往阶梯教室的路上,埃列什基伽勒明显放松了下来,所以也渐渐开始向她搭话。

从日常聊到喜好,立香告诉埃列什基伽勒明天超市会进购一批她最喜欢的果冻,埃列什基伽勒讲到学校的老师超级变态最好小心,话题不受控制的一路歪到了天际,于是不可避免的,终于到了那一个任谁都会问的问题。

「呐,你为什么想要成为英雄啊?」

「为什么要成为英雄吗?」立香依旧微笑,继而给出了相当标准的回答。

「因为我很向往那些活跃的英雄们呀。」

她其实对这些根本没有兴趣,就连在国内掀起大范围讨论的东西她也仅仅只是从同桌那边听说而已。

「而且,我也想要成为能够带着微笑去拯救别人的存在。」

其实并不想,她所向往的是平平淡淡的生活,没有训练没有责骂,不用每天小心翼翼的避开会让她感到尴尬的人,不用每天都会面对那个无法理解的人,她希望可以像隔壁班上那个无个性的女孩子一样,开开心心过着属于自己的日常。

「这样啊,」埃列什基伽勒咬着下唇,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放弃了,「希望你……」

希望她可以什么呢?埃列什基伽勒咬唇的力度稍微减小,但却没有了下文。

她只想她想起过往的一切,重新回到所有故事开始的迦勒底。

但是,如若真的如此,那么那些疼痛的孤独的寒冷的绝望的记忆也都会回来,那些因为她的功绩而产生的无数伤害也会一同返回,如同跗骨之蛆一般,那些强加在她身上的伤害,从来未曾远离。

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宝石红的双眼有微微向金色过渡的趋向,但是这变化非常短暂,转瞬就恢复了正常。

埃列什基伽勒带立香穿过一丛一丛的树林,绕过教学楼与食堂,直到周围的人群开始密集起来,金发的少女指向被人群簇拥的白色建筑,侧过身来为她让出一条道。

「前面就是就阶梯教室了。」

「谢谢学姐。」

立香向埃列什基伽勒鞠躬道谢,然后向阶梯教室跑去,少女暖橙色的发相较印象中的来说长了不少,以往为了安全剪个短发都要消沉好几天的少女终于有了她梦想中的长发飘飘。

那个像葡萄花一样向阳生长的少女啊,本不该被卷入这边的世界。

若是没有那次意外,她本应该像个普通人一样,在普通的一天里穿着普通的鞋,很普通地走在普通的街上,享受着自己普通的日常。

而不是像现在这个样子,身体被刻下无数的伤痕与魔术师贪婪的咒语,好不容易逃脱却忘记以往的所有濒临崩溃的边缘,只能服下返老还童的药水去另外一个世界。

她再也回不到那个神秘不显的世界了。

「欸等等!」

最终,埃列什基伽勒还是没有忍住。

她伸出手,叫住了那一朵白色的葡萄花。

「你今天是实战考试对吧,」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埃列什基伽勒取下胸前用作装饰的花朵,然后递给立香,在立香惊讶的空隙,将其别在了立香的衣襟上。

红色的花被捧在她白皙的手掌,浅黄色的花蕊仔细的包裹在花瓣中,从未盛开在阳光下的花朵呀,很像她那双宝石红的眼。

「我会给你祝福的。」埃列什基伽勒的微笑像是盛开在冥土之上的花朵,充斥着死亡之地的荒野弥漫着幽幽的暮色,青色的鬼火在冥界之上燃烧着悲泣的哀嚎,无尽铁笼之中只有一点金色在灿灿发光,她就是那唯一的光源。

掌管了死亡的女主宰在这片地下的世界里沉寂了数千年,才终于等来她的葡萄花。

埃列什基伽勒身上的衣装开始变换,太阳,变身与冥界的权能交织,看上去像是最强的女神,也是在守护方面,绝不会输给他人的女神。

其为冥界的女主人。

其为击碎山峦的女神。



爆豪胜己现在非常的不爽。

前几天的淤泥事件让周围的人都对他指指点点的也就算了,就连平日里那个畏畏缩缩的臭久现在也开始反抗他了,两件事情一叠加,再则没有拿到学校有史以来第一个考上雄英的学生的头衔,导致他现在就是一个人形自走炮,一点就炸。

拉着一张脸走到考场大门口,周围的考生都看着他身边「老子不好惹」的气场后退了好几步,让出一个通道。

他自幼就是高傲的,天生强力的个性让他从小受到的便不只是惊叹,还有对他未来的期望以及对其实力的高度赞扬,所以,成为最顶尖的英雄,这个想法不由自主的就成了他理所当然认定的事实。

手心出汗,然后噼里啪啦的爆炸成漂亮的火花,绿色的假想敌被吸引围成一团,数字零一所组成的瀑布流依照二进制的方式计算出了击败这个少年所需要的方法,在少年绝对压倒性的爆炸威力下,那也只是一堆没有什么用的数字而已。

噼里啪啦的爆炸声依旧在持续,其他考生都因为疲劳而减缓了手下的动作,但是只有他靠着张扬的个性不断吸引假想敌前来击败。

这样下去的话,得到第一的目标也不远了吧?

视角之内余光的那个地方,被归于「没什么用可以不用注意」的信息点现在变得一片嘈杂,心烦气燥的爆豪胜己难得分出一点点微末的注意力向那边。

估计是哪个偏远的破旧的乡村中学出来的学生,穿的还是那种烂大街的校服,估计个性是没什么前途的金属腐蚀,那个学生现在被躲闪逃逸的人群挤倒在地,被他努力反抗的一分假想敌不仅速度在减缓,而且身上还渐渐多出了锈迹。

但是还是不行,人类与假想敌之间的战力差距太大,看样子如果没人干涉的话,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被压扁。

被手掌所压制的三分假想敌又开始动了起来,只需要最后一击就可以让它彻底报废,三分也就稳妥地收入囊中。

嘁,真是麻烦。

「喂,你给我让开!」骄傲的少年抬起手臂,噼里啪啦一阵火花就向那边轰过去,本来假想敌就已经是破破的强度下降了不少,他这一轰就直接将其彻底轰散架。

「啊……啊!那个,谢……」少年刚想道谢,却被爆豪胜己不耐烦的一张脸给吓得踉踉跄跄快要跌倒。

「让开!」爆豪胜己十分不耐烦的将少年推到一边,向更加强大的假想敌攻击赚取分数,噼里啪啦的火花吸引了大量的注意力,被程序所操控的钢铁逐渐向这边围拢。

不过这正合他意。

但是在考场中如鱼得水的考生并不是只有他一人,复数的锁链从建筑物的侧面飞过,银色的枪头泛着点点金色的光,不同于爆豪胜己的大范围破坏,控制锁链的主人似乎只想要用最小的破坏来达成最好的效果,故而那些锁链只是贯穿了假想敌位于中心的控制中枢。

「喂!你干什么呢!」爆豪胜己有些恼怒的看着身缠锁链的女孩,橙色长发的少女将部分发丝扎成侧马尾,白色的战斗服上有几个拘束用的扣带,白色的皮鞋也是特殊的材质,走在地面上甚至连声音都没有,除了胸前的宝石红色的花朵,她的衣服全部都是最专业的材质。

重点不在这里,重点在她身上黑白两色的战斗服,如果有哪家英雄装备开发公司对这场新生实战测试感兴趣并且看到了这件衣服的人,绝对会认出那个双菱的标志。

那是专门为职业英雄所设计的战斗服,出自罗马尼亚最为著名的公司,那家公司的每一件装备的性能都远超同行相似的产品,但同时,他们出售的价格也是天价。

「嗯?抱歉。」少女——碰巧经过的藤丸立香,看来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有人,所以随口道歉继续消灭假想敌。

爆豪胜己并不是那么容易被安抚的人,但是在考试之中他也并未失去理智,他短暂的瞟了一眼林立与面前的假想敌,利用手掌汗液爆炸的冲击力猛然蹿上天,利落的空翻之后表情狰狞的面对那些他看不顺眼的假想敌。

「去死吧!」

硝化甘油类似物在掌心中分泌,在神经系统的控制下爆炸开来,目标是地面上已经龟裂开的水泥块,掀起的烟尘让图像扫描仪无法向中央控制系统反馈正确的信息,如此就可以绕过假想敌远超人类的计算能力,从而达到击杀的目的。

「这样的话就是42分了,」借由火力,爆豪胜己在烟雾中慢速下降,顺便好心情的看了一眼手腕上发给每个考生的计分表,上面灰黑色的计分数字却让他表情一僵。

液晶的数字是以七个小条拼成的「8」字形,那上面的数字依旧是未击杀面前这一波假想敌的34。

爆豪胜己熟练的屈膝缓冲降落的冲击力,他目光冷淡的静等烟尘散去,绿色的假想敌依旧站立在原地,头部因为爆豪胜己的爆炸而被打碎,但是让系统判断得分的攻击却是直接贯穿了假想敌胸口控制系统的锁链。

巧合之下,藤丸立香与爆豪胜己做出了同样的判断,虽然爆豪胜己凭借爆炸性的威力先一步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但是藤丸立香的攻击却更加精准,以点为单位面积,用极快的速度直接击破了假想敌的控制中枢。

「这样吗……」爆豪胜己瞬间就明白了分数没有判定给自己的原因,右拳撞进左手掌心,像鞭炮爆炸一样的声音响过,他火药一样的眼睛带上些许狂妄。

「喂!橘子头!」去掉计划中排在这一波假想敌之后的所有目标,头发从来不会规规矩矩的少年动动脖子,发出咔啦咔啦的响声。

「来打一架吧。」

没有倒数计时的空闲,也没有给对方反应的机会,性格与个性同样难以琢磨的少年并没有顾及对方是一个女生的实时,他抬手就是一场实实在在的爆炸。

在爆豪胜己说出那个并没有多少人喜欢的称谓时藤丸立香就已经有了动作,银色的锁链像是突然有了自我意识一般,原本悬浮在空中的部分立即回收,层层叠叠将立香缠绕起来,将爆豪胜己的爆炸完全阻隔在外。

轻微的爆炸并没有什么用,灼热的温度再加上运动量的加大,手心汗腺所分泌的物质进一步增多,威力也开始直线提升,于是伴随巨大的爆鸣声,在爆豪胜己持续不断的输出下,那锁链终于不堪重负,一节一节的断开来。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锁链抖动发出哗啦啦的声音,缠绕在立香身上的部分直接将其托举到了空中,在周围一片混乱的情况下扩大了存在的领域,无端被攻击的立香被呛了好几口烟尘,她单手捂住口鼻,左手握住一根锁链,经过爆豪胜己的轰炸,竟然还是冰凉的温度。

「想打架?」

银色的锁链在空中乱舞卷起狂风,白色制服的女孩借由锁链的力量悬停在空中,明晃晃的枪头分裂成五个,繁复的花纹中流转着金色的淡光,全部目标明确的对准了地上的少年。

硝化甘油类似物遇到氧气迸发出剧烈的爆炸,手心里的火焰无所畏惧,白发少年仰头,爆红色的眼紧盯依靠飞舞的锁链飘在空中的少女,嘴角大无畏的笑容不仅仅是对战斗的渴望,更是对自身实力绝对的自信。

雄英高校的实战考场,一片混乱。
——————————
资料更新:藤丸立香三围:88—57—86
好了,这下立香和爆豪终于打起来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我觉得立香会赢欸,你看立香有冥府的祝福,加血加攻加NP,怎么看都不会输。
所以,爆豪同学,走好。

评论 ( 21 )
热度 ( 220 )

© 安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