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颜

你好( ^_^)/

这里安颜,叫我阿颜就可以了哦!

迦勒底里闪闪是我老公,其他全是我老婆!

以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fgo x 我英】颠倒世界(05)混乱的战场

避!雷!!注!!!意!!!!
☆有很强烈的个人主观意向,都是我流,严重ooc。
☆all咕哒子向,我不管她可爱我就是喜欢她。
☆由于A班只有二十人,所以会去掉原著中的一位。
☆采取顶级英雄可以与普通英灵打成平手但无法与宝具相抗衡的设定。
☆考虑到剧情,本体从者和泳装设定为同一只换件衣服就换个职阶的那种。
☆私设咕哒子魔术回路稀少但是魔力量却大的惊人。
 


绝对不能忘记的,那一天无法控制的景象。

当欧鲁麦特赶到的时候,这场灾难已经无法收场了。

对,没错,灾难。

狂躁的火焰无视了所有物理定律,疯狂吞噬附近所有的存在,敌我的界限已经变得相当模糊不清了,怀抱着希望拼命求生的惨叫从火焰的包围圈里传出,用个性加强了的人体在与火焰中心直接接触后无法做出任何抵抗便直接碳化成了黑灰,赶来的职业英雄们都只敢在外围努力用物理的方法为其降温,就算是知道那里是敌联盟的分部,看着这景象也会令人心悸。

「它」用极高的热量建起了一道防御的壁障,阻止了职业英雄的接近,也对所有企图跨越火墙的人做出了警告。

这里,禁止通行。

「谢天谢地你来了,欧鲁麦特。」穿着破损战斗服的职业英雄冰凌跑到欧鲁麦特面前,双手支撑膝盖平复了一下呼吸,她的身上遍布着烧伤,化纤的衣料在高温中融化又贴合上皮肤,对伤口造成二次伤害。

「怎么回事?」之前只是收到了火灾发生消息,并没有料到火灾的位置在敌联盟的地盘上,但是欧鲁麦特依旧笑的令人安心,连牙齿都露了出来。

「我们刚刚准备剿灭敌联盟的时候发现了被他们囚禁的人质,在准备解救的时候,有个孩子的个性突然暴走了!」冰凌总算站直了身子,浅白色发的女人再一次发动了个性,但是凝聚起来的冰墙却并没有对火势造成任何的抑制效果,反而还在肉眼可见的进行着融化。

「冰凌!你过来!」中年男子的声线插入了他们的对话,全身的毛发都变成了燃烧的火焰,排名在第二位的烈焰英雄安德瓦走了过来,但是令人诧异的是,他的身上居然带着些许烧伤。

「哦,你来了。」安德瓦只是很清淡的看了一眼欧鲁麦特,然后就把他忽略了一个彻底。

「冰凌,你用冰覆盖我的全身,在不影响行动的范围内尽量加厚。」安德瓦这样吩咐着冰凌,冰凌也应了一声是,非常迅速的开始了行动。

蓝色的冰一层一层的在安德瓦身上凝结,除开方便活动的四大关节,他身上的冰层已经增加到了三十厘米,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安德瓦才舍得分出一点注意力给旁边的欧鲁麦特,他自喉中发出一声轻哼,然后告诉了欧鲁麦特一个既定的事实。

「这个地方,你帮不上忙的。」

虽然欧鲁麦特是第一位的英雄没错,但是每个英雄的定位都不相同,相互之间也没有可比性,安德瓦说的不错,欧鲁麦特的个性并不适合火场中的救援。

「让开点吧。」说着,安德瓦就这样裹上厚重的冰层冲进了火场。

欧鲁麦特的视力很好,所以就算是被大火和浓烟所覆盖的废弃底下仓库,他也可以看清安德瓦冲到个性失控的女孩身边将她带出。

女孩全身都是奇怪的伤痕,看不出来是用什么造成的,但可以十分肯定的是绝对没有烧伤,枯草一样的头发上沾满了不知道是谁的血迹,血迹被阳光晒过之后氧化成了肮脏的粘块,没有高光没有焦距的双眼可以看出那是很漂亮的金色,尽管知道那是女孩睁开的双眼,但是那种灰暗的感觉却让人下意识的给女孩贴上「已经坏掉了」的标识。

「医护人员!医护人员在哪里!」

「这边!安德瓦大人!」

安德瓦抱着女孩匆匆跑到医护人员开辟出来的简单救援场所,虽然女孩的身上还冒着没有熄灭的火苗,但是好在那些烧毁了敌联盟肆虐的大火因为女孩的离开而开始熄灭。

「哈……现在的孩子真是可怕。」冰凌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医疗人员向她手上的伤口涂满酒精,疼得她呲牙咧嘴,她摊开手,手心上烧伤最严重的地方甚至都成了黑色的碳化层。

欧鲁麦特跟在安德瓦后面,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大火的扑灭,渐渐有英雄和警察围过来,有女性警察和英雄开始向她询问一些有关敌联盟的一些事项,这个分部已经绑架了许多已经觉醒个性的幼童孤儿,并且被遭到了非常残忍的对待,活下来的就只有她一个。

但是无论那些警察或是英雄怎么询问,女孩总是木木的低头,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最后实在没办法,只有让医疗人员将女孩抱起,随后送到孤儿院。

咔啦一声,一直揣在女孩怀里的金色的卡片掉落在地,晃晃悠悠带着一点女孩的血液,然后在棱角撞击地面的瞬间便崩溃成了金色的光点,在嘈杂的环境里,竟然没有人注意到这张卡片的存在。

那一天留给欧鲁麦特的印象实在是太过深刻,所以当他在后台充当教职工评委看到这场基本上算是胡闹的打斗时,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发色鲜艳的女孩。

「校长,这个孩子?」欧鲁麦特现在仍是干巴巴模式,他转头看向掌握了全部考生信息的校长,企图问出一点自己在意的信息。

「嗯?这个女孩子吗?啊啊,是你之前救援时遇到的啊,那个报道我也看过了。」聪明如根津校长怎么会猜不出欧鲁麦特心中所想,有考虑到这里有其他并不知道这个焉了的男人就是欧鲁麦特的老师在场,所以刻意的用了比较模糊的说法。

「这位是藤丸立香同学,是个很优秀的女孩子呢!之前她有获取我们学校的保送入学资格,但是放弃了这个机会,然后报名参加我们学校的新生考核。」根津校长将一份表格递给欧鲁麦特,手写的报名表是独属于藤丸立香的可爱字迹,笔试成绩那一栏每一科目的分数都是极高的,她不仅仅是总分,就连单科都排在了年级第一。

但是,个性的那一栏,却是在人们心中仅仅比无个性强一点的正体不明。

「正体……不明?不可能吧。」欧鲁麦特皱眉,能引起那么狂躁的大火,怎么可能是无法解析的正体不明?

「具体的,你还是自己看看吧。」根津校长将小方块的监控录像投影至大屏幕,LED显示屏已经一定的年头了,画面有一些微微的泛绿。但还不至于影响观看。

画面是由考场里随处可见的摄像头和传感器共同合成的画面,不仅仅是考生的战斗场面,那上面还有每位考生击杀的假想敌数量,获得的分数,以及其他的一些对后面评分有关的数据,就目前击杀假想敌的分数来说,占据第一的是爆豪胜己,第二才是藤丸立香。

银色的锁链从女孩的袖中飞出,由极细的一条银链开始膨胀,无法具体目测长度的锁链缠绕在藤丸立香身体四周做出防御的样子,锁链末端的枪头刻着及其复杂的花纹,那些建立于程序之上的假想敌并没有正确的估计这个小铁锥的威力,一瞬间就被其贯穿了胸口的中枢控制系统,然后宣告完全报废。

「利用其他考生所打败的假想敌残骸分析出控制中枢的位置,再将所有的力度集中在很小的受力面积上以造成极大的压强,很不错的战术。」根津校长边看边点头表示赞许,事实上这一届考生的质量都很好,但是能够得到校长这样赞许的人却不多,「无论是身体素质,战斗策略,甚至是临场反应,每一点她都做的很好。」

欧鲁麦特没有接话,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当年出于对敌联盟的愤怒以及对自身没能帮上忙的懊恼,他打听过藤丸立香之后的行踪,听说自敌联盟逃出的女孩失去了以往所有的记忆,被安德瓦所收留,先不谈她的身世,至少现在衣食无忧。

「哦呀?打起来了呀,得找个老师去阻止一下啊。」白白胖胖的校长好像在闲庭信步一般,但是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动作,看着屏幕上打起来的爆豪胜己和藤丸立香,他还有心思做出评价。

「嗯嗯,分数超过了呢!」抢在爆豪胜己前,藤丸立香的分数先行突破了五十,爆豪胜己的分数也没有落后太多,紧咬在后面即将反超,他们的战场波及到了许多无关的建筑物以及假想敌,两人小孩子一样的抢先击杀对方看中的目标,这种在游戏里会被对手举报的可恶抢怪行为,现在却让两人的分数蹭蹭蹭的向上飙。

房间里的亮度突然亮了一下,随后便是门被关上的声音,不用回头也知道是其他考官回到了这间最终的评审室,根津校长稍稍侧头,向进来的那位老师问好。

「Ruler老师,你来了。」

Ruler,活跃于各大灾害救援场所的职业英雄,隶属于最为神秘的迦勒底,是迦勒底中少数活跃的英雄,美丽的少女从不吝啬向任何人伸出援手,被救出的人们回忆都会提到她有一种让人安心的感觉,后因为在救援时手持鸢尾花的旗帜被群众亲切的称为圣女。

根津校长费了好大劲才联系上迦勒底那边的负责人谈妥了教学事项,比想象中还要低的薪酬所附加的就只有教学一年级英雄科的条件,对此,校长表示愿意接受。

「这是?」藤紫色的眸子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屏幕上互相争斗的两人,她关上门走到根津校长身边,又向欧鲁麦特轻轻点头示意。

「啊,是另一个考场的考生。」根津校长回答,然后随口询问Ruler,「Ruler老师对这两人有什么看法吗?」

Ruler仔细观察了两人的打斗,她虽然并不是战斗系,但还是能从两人互相争夺假想敌的过程中看出一些什么。

「男孩子有很丰富的战斗经验,看来是有好好被训练呢,嗯,是个优秀的孩子呢。」

「那另一位呢?」

「……她很好。」Ruler沉默了一瞬,最后给出了一个暧昧的回复。

明眼人都可以看出女孩对于战斗的熟练,在不利的环境中也能保持冷静以及对不熟悉战场的完美把控,这些对战斗有利的东西不可能与生俱来,只能经过过大量的训练才能达到这种程度,但是又和爆豪胜己不同,藤丸立香的是另一种熟练,被现实逼迫着努力战斗,数次击中要害濒临死亡,训练中真刀真枪完全没有放水的说法,什么经验都没有直接开始实战,也只是为了活下去这个简单的目标。

背负整个人理前行,在无数稍不注意就会死的战场上存活下来,这样练就的战斗技巧与训练室中出来的是完全不同的,这样留下的记忆会深深刻进皮肤与肌肉,沉淀于猩红的血液。

大脑忘记了,但是身体还记着。

就像你忘记了过往,但是我们不会忘记。

屏幕上的战场发生了混乱,阶梯教室中麦克老师所讲述的巨大零分假想敌终于被投放进了考场,混乱之中靠近零分假想敌的考生都开始四下躲避,而假想敌的目标也很明确,就是在考场中央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的两位小朋友。

零分假想敌,那是假想敌中体型最大,战斗力最高,但却是显性收益最低的一种假想敌,绝大部分考生都会躲避这种假想敌,只有部分分数较低的考生会抱着「说不定击败零分假想敌会得到其他分数」的念头进行挑战。

「嗯?这是打算直接击败假想敌呢,」屏幕上的藤丸立香拉出了锁链,哗啦啦的缠绕上零分假想敌的四肢以及躯干阻止它的,爆豪胜己也换成了掌心直面假想敌的姿势准备发起攻击,校长喝了一口红茶,坐在高凳上悠闲评价,「就是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啊……」

「可以的,」毫不犹豫的语气,真名为让娜•达尔克的圣女这样回答。

「仅仅是那种程度的事情,她一定可以做到。」



那个就是,在阶梯教室听解说时,老师建议躲避的零分假想敌吧。

巨大的装载体以很丑很丑的造型体现出设计者对于强大的奇怪理解,白漆的阿拉伯数字零成为了许多考生躲避它的理由,他们依靠地形,利用高楼之间的缝隙纷纷远离这个巨大的威胁。

但是这一点对于爆豪胜己和藤丸立香来说并不适用。

之前两人内斗的时候吓跑了许多考生,又由于两人对于周遭环境的破坏力都相当的大,这附近的高楼也被破坏的所剩无几,别看两人的得分占据了考生中的一二名,但里面真正出于自身意愿而打出的分数恐怕只是寥寥,其他的基本上是被卷入两人战场的可怜假想敌带来的副产物。

「哪里来的东西啊!」控制锁链让其缠绕上建筑物外表凸起的部分,像○威电影蜘○侠那样荡过高楼,立香一下子就与假想敌拉开了不少的距离,在阶梯教室她有好好听老师进行讲解,所以遇到零分假想敌,她的第一反应就是离开。

可爆豪胜己不同,并没有可以持续高速移动的手段,就算有也不会使用的他咧嘴,扯出一个相当残暴的笑,于是他抬起手臂,左手抓住右手的手腕以借用部分力量,手心的汗液已经开始发热,随时都可以爆炸。

他的目标可是欧鲁麦特,仅仅是这种程度的假想敌,绝对砸成一堆废铁。

站在远处暂时安全的房顶上,立香看见爆豪胜己并没有撤离的动作,直觉告诉她那个爆炸头打算一个人解决零分假想敌。

「啊啊啊啊那个人是傻的吗!!!」立香在原地抓狂的饶乱了自己的头发,原本为了运动方便扎起的长发现在松松垮垮,乱糟糟毫无女孩子的形象。

她承认那只臭榴莲有打败假想敌的实力,但是这样打下去也只会两败俱伤,假想敌是被击倒了没错,但是臭榴莲的战损肯定不会轻。

说真的,立香很想就这样迅速离开,那只榴莲又臭脾气又暴躁,还不好交流,下手也不知轻重,刚刚打架的时候有好多次都是直接往她脸上招呼,让他受了伤正好报了抢她分数的仇。

巨大的假想敌现在锁定目标,从人为开辟出的场地移动到了一旁的高楼区,并且为了行进的方便,他还在进行大肆的破坏,爆豪胜己依靠掌心爆炸产生的反冲力游走在假想敌庞大身体四周,他的个性虽然与飞行无关,但得益于他对个性的熟练掌握,他也能灵活的在空中停留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假想敌的右臂第一个大关节快要脱落了,机体受损越严重,中枢输出的战斗数值也会越高,自然攻击的力度也会越强,别看假想敌的身体高达十米,但是他在战损到一定程度之后也渐渐变得灵活。

爆豪胜己不由得咂嘴,左手发力躲开假想敌自上而下的挥击,顺势旋转将右手蓄力了许久的硝化甘油类似物引爆,成功卸下了那条摇摇欲坠的胳膊。

但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如果有什么东西能够将他固定……

从地表突然爆发出两条分裂的锁链,锁链的枪头接受到了束缚的命令,依照其主人的意思从巨人的肩膀处绕过一个大圈,在躯体处反复折返数次,最后直接从假想敌腿部关节中钉入地面。

「什——」爆豪胜己不爽于旁人打断他的战斗,却看见没有任何保护的小白点在地面上自不远的高楼向这边接近。

居然回来了。

「■■■■■」假想敌发出意义不明的吼声,挥舞着大臂想要挣脱锁链的束缚,可是无论怎么下达驱动的命令,假想敌庞大的身体依旧无法挪动分毫。

「喂!我说!!你没事吧!!!」扯开嗓子,立香用力的向空中的爆豪胜己喊到。

「嘁!」爆豪胜己心中燃起莫名其妙的怒火,优秀如他,不需要别人来施予同情。

立香跑进这一片十分狼狈的区域,她一边躲避高空坠物一边向这边接近,狠狠在心里骂了一句自己是个傻的,然后抬头确认假想敌被束缚的情况,坚硬的锁链现在还没有松开的迹象,这也让立香短暂的松了一口气。

放松下来她才感觉到身体上的不适,可能是大量运动后低血糖的原因,她突然感觉头有些晕,下一秒刚刚好,散开的云朵后面漏出了一点阳光,双手撑膝的少女由于这变化下意识侧头,那一束光照进了她的眼底。

呼吸一滞。

外界的喧嚣突然就被拉远了,巨大的母兽悲痛的哀鸣刺穿大脑,回荡在幻觉中已经变得漆黑的海面,充满腐蚀性的黑泥冲刷大陆边界古老的城墙,企图毁灭这人类最后的战线,丑陋的怪物令人恶心的无以复加,他们咧开头顶的嘴,竖排的牙缝间填塞上恶臭,以及尖细的嘲讽音调。

绿发白衣的少年站在山丘上,胸前的布料上凝固着铁锈色的东西,他俯视着这片千疮百孔的世界,微闭上了那双好看的眼,迎着神代最后的白日,那人的周身都镀上了一层余晖。

他的身上开始泛起金光,逐渐失去了作为「人」所存在的形态,由诸神所打造的武器啊,此刻也开始显露出他最初的形态,褪去的四肢化作相互扣合的锁链,染血的长发化作飘逸的流光,他伴随着金色的光芒,牢牢的束缚住了创始的母兽。

他叹息着,第二次走向了自己凋亡的宿命。

人子啊,紧系神明吧。

将落的夕阳啊,他的光芒一如既往。

「喂!橘子头!!你在那里发什么呆呢!!!」

幻觉来的很快也去的很快,没有电影中那种让人久久沉迷的强大效果,仅仅是爆炸头的少年一个怒吼就可以从里面挣脱。

「啊,啊啊,啊?」刚刚回过神来的少女感觉爆豪胜己的声音有些不对劲,然后这才迟钝的发现自己的视野似乎上下颠倒了一番。

「别!乱!动!」爆豪胜己咬牙切齿,他肩扛着刚刚突然没有反应的藤丸立香远离了这片废墟,直到确认安全之后才把立香像个货物一样从肩上卸下,丢到了地上。

「现在,你可以处理一下你的个性了。」这是爆豪胜己难得冷静,他指向假想敌所在的那片区域,立香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却发现那边已经不仅仅是零分假想敌这么简单的事了。

锁链不再是分裂成复数,它仿佛是有意识的武器,周身缠绕上激烈迸发的金色,升上高空融合成了威力极大的一条,与普通形态相比大了不止一倍的枪头整个包裹上了金光,他自高空,开始向下俯冲,就像立香做过很多次的,意图贯穿假想敌胸口的中枢,但是看那汇聚起来的力量,又不止是破坏假想敌。

锁链之中蕴含的庞大力量,似乎能束缚住天和地。
——————————
本来是有这么一段的:

「喂,你,」紫发海带头的少年拍了拍立香的肩,他看起来很没有精神的样子,眼睛下面还有浓厚的黑眼圈。

「你是……在叫我吗?」立香并不认识眼前这个少年,也对这个少年没有一点印象。

「你帮我赚取分数吧。」少年说道。

「……啊??」立香愣愣的发出一个单音节,她并不能理解少年具体想要表达的意思。

「……」少年可疑的沉默了几秒,然后丢下一句找错人了转身离开。

立香满头问号的哦了一声,这时通向考场的大门正好打开,她也就没那么多精力去管那位奇怪的少年。

少年——个性为洗脑的考生心操人使,他可以确定刚刚是发动了个性没错,但是,他的个性却罕见的被无效化了。

以及……

心操人使悄悄回头,希望再度确认刚刚看到的东西不是自己的幻觉。

半透明的人——如果那还能被称作人的话,绿色长发的美人身上只有一件简单的白披风,雄雌莫辨的面庞让其的性别完全的模糊化了,那人一只手搭在刚刚不受控制的少女肩头,以回首的姿势看着心操人使。

美丽到不真实的他似笑非笑的扬着嘴角,处于那种具有压迫感的眼神下,心操人使陡然绷紧了身体。

他在看什么呢?他在看一件器物,而那件器物,随时都可以被毁坏丢弃。

那不是看一个人的眼神。

虚幻的美人嘴唇微动,刻意修习过读唇术的少年瞬间被丢进了进了冰窟。

他在说,警告。

但是被我删掉了orz。
有机会再加到正文里面去吧……虽然我感觉极大可能这一段就这么没了……
卡文卡的我好痛苦……
第四章稍微修改了一下,有兴趣的小可爱们可以去看看。

评论 ( 30 )
热度 ( 236 )

© 安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