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颜

你好( ^_^)/

这里安颜,叫我阿颜就可以了哦!

迦勒底里闪闪是我老公,其他全是我老婆!

以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fgo x 我英】颠倒世界(06)命运的重逢

避!雷!!注!!!意!!!!
☆有很强烈的个人主观意向,都是我流,严重ooc。
☆all咕哒子向,我不管她可爱我就是喜欢她。
☆由于A班只有二十人,所以会去掉原著中的一位。
☆采取顶级英雄可以与普通英灵打成平手但无法与宝具相抗衡的设定。
☆考虑到剧情,本体从者和泳装设定为同一只换件衣服就换个职阶的那种。
☆私设咕哒子魔术回路稀少但是魔力量却大的惊人。



很久很久以前就有这样的感觉了,似乎有什么不可视的存在总是跟在她身边。

在曾经得知被收养这层表皮下真相的那个时候,是她这种感觉最为强烈的一刻。

伴随安德瓦冷漠语调「你接受安排就行了。」而来的,如大地震动一般令人战栗的愤怒。

伴随藤丸立香抱膝哭泣并且向白色蝾螈布偶发泄「这样不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吗!」而来的,如万物生长一般无限温暖的安慰。

伴随擦干眼泪重新站起并且下定决心一定要粉碎那个男人的计划而来的,如雨过天晴一般别无二致的陪伴。

她从来都不认为这是旁人口中的幻觉,就像她从来都坚信总有一天她能找到梦中那些失落的过去。

白马王子爱着白雪公主,那么一定也有人爱着藤丸立香。

童话里都是这样的。

就像现在,锁链包裹着树状的金色电光,缠绕在巨大零分假想敌上,机器人的程序控制着它妄图挣脱锁链的束缚,但是在绝对的力量下它的反抗却显得微不足道,坚实的地面因为这边的混乱而产生了无数的裂缝,松动的巨石被锁链与假想敌之间的搏斗抛掷上天空,而后又重重砸落在地破碎成更小的石块,不顾一切的搏击,甚至引起了大地的震动。

是个人都可以看出,锁链拥有一瞬间解决假想敌的力量,但是明显的因为在顾及着什么而不能使出全力。

它在顾及什么呢?

但现在明显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爆豪胜己的反应速度是足够的,所以他迅速的就判断出了那边混乱的战场并不是他们可以插手甚至控制的地方,所以还在立香因为这些东西头脑发晕的时候,就果断的抱着她跳了起来。

爆豪胜己左手拎着藤丸立香,借助右手爆炸的冲击在建筑物之间跳动,单手提供的爆炸并不能让两人能平稳的在大楼之间飞行,所以最后他选择了一个远离中心战场的地方降落。

与刚刚抱起藤丸立香不同的,他现在很是粗暴的将女孩子丢在了地上,立香没有保持好平衡,摇晃几下最后还是不慎跌倒,这时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小腿上前几天淤泥造成的伤口已经迸裂,血液接触空气开始凝结,被剐蹭成了一片狰狞。

刚刚居然没有感觉到疼痛。

现在这个地方是远离中心站场而又刚好可以看见战场情况的楼顶,爆豪胜己一脚踏在天台凸起的铁管上,深深皱起了眉,无法改变的确认到了那边是他无法插手的地盘后,他不甘心的「呿」了一声,转头就向立香大吼。

「那不是你的个性吗!快点给我控制一下!」

「啊啊啊我知道了知道了啊!!!!!」立香现在也是崩溃的,所以也就不客气的吼了回去,第一次尝试控制锁链到现在,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现在的这种情况,她像以往那样感受锁链所在的方位然后努力下达停止的指令,但是锁链却还是处于脱离控制的状态。

电光击穿空气打穿了假想敌金属的表皮,对其造成了巨大的干扰,但是假想敌的设计并不是粗制滥造随便拼凑,对于混乱电流所产生的磁场还是有一定的抵御能力。

立香努力眯起眼睛,透过快速闪动的电光,她想要捕捉到锁链的影子,但是……欸?

那是一个模糊的人影,在电光划过的间隙,视力并不算好的立香捕捉到了那个由绿色和白色组成的色块,他的身上浮动着某样立香不了解的东西,那样东西沸腾着,扭曲了空气。

一眨眼,又消失不见。

刚刚,看到了什么?

立香揉揉眼睛,又一次的向刚刚出现人影的那个地方看去,那个地方却是一片空白,只有假想敌的挣扎是可以确认到的存在。

是错觉吗?

立香木木的看向刚刚揉眼睛的手,淡蓝色的光条流过手臂,像电路板那样开叉后,交汇到了手背上,沿着特定的纹路扩散开来,最后从指尖流出。

被刺激的不只有视觉,还有珊珊来迟的痛觉,同样是顺着刚刚光流途经的路线,从手肘处微弱的痒意,到小臂处类似麻筋被碰的不适,路经手心的时候就好像有一把滚烫的刀具刺进手背刺穿手掌,到最后那种感觉流向了似乎下一秒就会由内向外彻底崩坏的指尖。

就算是无法忍受的剧痛,藤丸立香现在也来不及思考这些,那边的战斗再一次的提升到了高潮,没入地面而后又从假想敌脚底将其贯穿的锁链开始了最后的攻击,噼里啪啦的电光不再是为了干扰假想敌的传感器,而是实打实的对假想敌造成了伤害。

假想敌军绿色的外壳开始被剥落,锁链貌似对于「关节」类似的结构特别偏爱,基本上受到无法修复损伤的部位都是控制假想敌的关键结构。

所以等到战场平息的时候,除了已经被破坏的差不多急需重建的考场,就只剩下四肢被卸,胸口被洞穿的假想敌,假想敌头部图像传感器,即充当假想敌视觉的「眼睛」,在闪烁了几下故障的红光后,就彻底熄灭。

假想敌的机能,完全停止。

「这是……结束了吗……」就算是站在远处躲在大石后面,那样激烈的战斗场面也足以震撼两位初次升入高校的学生。

「喂,你要干什么。」爆豪胜己眼看立香站起来想要靠近假想敌,十分不爽的砸吧一下嘴。

「唔?我要把锁链收回来呀,」就算是经历了这完全称得上是乱七八糟的情况,立香还是十分的镇静,不如说是因为刺激过头而开始变得随意了,她踩上翘出地面的石块,双臂张开以保持平衡,向假想敌方向缓慢挪动。

破坏假想敌的锁链在确认到假想敌已经无法再度运作后就静止了所有的活动,贯穿假想敌胸口的那几条锁链也停留在了假想敌的机械内部。

指尖触碰到了冰冷金属,某种温暖的东西与锁链进行了交换,随即遵从立香所下达的命令,锁链幻化成了满天飘逸的金色光点。

那是散开的星之吐息。

藤丸立香看向袖口,银色的手链在手腕处缠绕两圈,安静的像是之前那些攻击都是骗人一般。

「走吧。」立香抖落衣袖,手链金属的光泽被阴影笼罩,藏在了爆豪胜己无法探究的地方。

「你我都受了伤,还是先去医务室……」

「不用,」爆豪胜己虽然还是一脸不好惹的样子,但是态度仍然柔和了一些,他偏头,向立香身后示意。

立香顺着他示意的方向看去,左看右看然后在低头的时候才看到爆豪胜己抬高下巴指向的人。

虽然年迈,但是依旧有活力的老人走过来,白白的大褂因为她身高的原因拖在了地上,老人柱着拐杖,看了一眼藤丸立香和爆豪胜己身上的伤,特别是立香的小腿和爆豪胜己的手臂。

「哎呀哎呀,这是怎么了?」开口即是慈祥的奶奶音。

「那是恢复女郎。」爆豪胜己双手抱胸,看到立香一脸「这是谁」的表情,很不屑的哼了一声,「个性是治愈力的超活性化。」

这个立香听早餐店女主人的侄女提起过,这种个性可以将目标自身的治愈力完全激活,从而快速治疗伤势,但由于使用的是受伤者自身的体力,所以在重伤的场合使用的话可能反而会促成死亡。

原来就是因为她的存在,雄英的实战测试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啊。

这个时候其他考场也陆陆续续结束了考试,那些受伤的学生也被学生会指引着来到了这边等待治疗。

「啊啊,这真是压倒性的人手不足呀。」老奶奶苦恼的抓抓花白的卷发,受伤的学生中不乏有类似于立香和爆豪胜己这样的重伤者,所以仅靠她一个人是完全忙不过来的。

所以她转身,向龟缩在简易医疗帐篷里的那人。

「罗曼医生,快过来帮忙!」

于是,帐篷的帘子被掀开,医务室新来的医生露了面。

那是一个说着「啊啊知道了我来了啊。」走过来的男人,他粉色头发扎成脑后的马尾,莹绿色眼睛出卖了他的没干劲,白色大褂前有绿色的吊牌,吊牌上很清晰的印刷了他的姓名。

罗马尼·阿其曼。

一个莫名带有离别之意的名字。

「那么,伤到哪里了?」医生偏头看向少女的方向,脸上的神情一瞬间变得无比温柔。

眼角微弱的痒意从眼角向下爬行,残留下一道湿漉漉的印记,鼻腔内内被酸涩的感觉填满,指尖抹过脸颊的皮肤,那是一手连藤丸立香自己也不能理解的苦涩。

「欸……欸欸欸欸!」原本一脸笑意的医生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在看到一脸狼狈的女孩瞬间慌了手脚。

「别,别哭啊……是哪里受伤了吗??很疼吗??」

立香低下头,咬住嘴唇,拼命忍耐着将要涌出的东西。

「别哭了啊……」说话的人声音温润,语气中难掩浅淡的无奈。

「是哪里疼吗?」还是放轻了语调和音量,微笑的瞳眸能给疲惫的少女以力量。

「我……我不知道……」手掌在眼睛周围胡乱的擦着,刚下考场她还没有洗手,灰尘混着眼泪在她的脸上模糊出一块一块的污渍。

不想哭,想要微笑,但是那种强烈的似曾相识,那种拥堵在胸口的酸涩感,又让她在暴露的环境下无所适从。

想逃走,想龟缩,更想握紧他的手再也不放。

双手被抓住手腕后轻柔的拉开,失去了手背的遮挡,她看进了那双倒映了一切的双眼,那双眼中,有着她与世界。

「来这边,」罗曼医生牵着静默流泪的女孩走进医务室里间,扶住她的肩膀让她坐在空出来的床上,拿过一边摆放的紧急医疗用品开始为立香处理腿上的伤口。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藤丸立香的提问因啜泣而断裂,

「啊啊,我之前在凝山国中担任过校医,如果你也是凝山国中毕业的,说不定我们真的见过……」罗曼医生抓抓头发,然后露出一个不太好看的笑容。

「啊……这样吗……」翻涌的泪水依旧止不住的向下滑落,少女伸出手,食指慢慢点上罗曼医生的面颊。

「但是,为什么啊……」指尖的触感是温润的,那人的脸颊上没有怪异的黑色花纹,肤色也不是深褐色,头发也不是白色编成一条麻花辫,是很简单的,普通人。

普通得,与以前跟魔法梅莉所谈论的废材大人一模一样。

罗曼医生扎好绷带的末端,一边整理医用长袍一边站起,才刚刚一转身,就被少女扯住了衣角。

「……你不要走……好不好……」

「不会的,」在少女看不见的地方,罗曼医生温柔深邃的浅绿瞳眸染上了些许失落,他张手环抱住了立香,大手轻柔地托在少女的脑后,他的身上没有喷什么奇怪的香水,只有淡淡的草莓蛋糕味染在医务员的标准白大褂上。

「我不会离开的。」掌有约柜的男人,这样许下了自己的誓言。

「来吃一块蛋糕吧。」罗曼医生从内务室端来一盘蛋糕,银质的叉子叉起上面还沾着奶油的草莓,莹绿色的眸子里满是笑意,却又泛起了点点水光。

立香下意识张嘴含住了蛋糕,甜腻的奶油在口腔中融化成糖水,甜味刺激味蕾,产生了些许快乐的情绪。

罗曼医生戳了戳她软乎乎的脸颊,还在咀嚼的立香咽下口中的蛋糕,第二块草莓蛋糕就送到了她的唇边。

鼓鼓囊囊的脸颊让少女莫名像一只仓鼠,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一群家伙都这么喜欢投喂面前的少女,罗曼医生轻笑一声,将陶瓷的蛋糕碟放在了床边的桌上。

恍若一切开始之前的初见。

「那么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罗马尼·阿其曼,叫我罗曼医生就好了,今年30岁,目前负责雄英高校内师生的健康管理工作。」

「嗯……啊……我是藤丸立香……」立香的声音仍带着沙哑,但是好在情绪已经平复了许多,「我是……」

「我知道哦。」罗曼医生眉眼弯弯,像是喜欢甜食的孩子终于得到了他最喜欢的那颗糖。

「啊?」

「因为我很喜欢你呢,所以在你考试之前就有好好关注过你呢。」罗曼医生揉揉立香毛茸茸的发顶,许久不见的她也像普通的女孩子一样留起了长发。

「我也……我也很喜欢医生……」少女的声音闷闷的,还带着泣音。

「嗯嗯,这样的话见面礼是必不可少的了呢,」罗曼医生笑着摘下手套,他的中指根部有一枚戒指,金色的指环上刻有浅浅的浮雕,似乎在歌颂着某位以色列王一生的辉煌罗曼医生微微阖上眼,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条银链,将戒指穿好成一条项链。

「这枚戒指我带了很久了,现在送给你吧。」

在得到立香的允许后,罗曼医生俯身想要为她戴上项链,但是透过战斗服的领口,却看见立香的脖子上原本就有了配饰。

与梦境相连的银色十字钥匙,与宝物库相连的金色匙牙钥匙。

「这个是?」罗曼医生的语气听起来仅仅是好奇。

「……不,不知道……」立香吸吸鼻子,「……就只是……一直,戴在身上的……」

从醒来的第一天起就戴在脖子上,找不到与其相匹配之锁的两枚钥匙,自我感觉没什么用但又不打算扔掉,就这么一下子戴了六年。

「这样啊,」罗曼医生叹了口气,最后还是决定将串起来的戒指戴在了立香的脖子上,戒指与立香颈间原本就佩戴的钥匙碰撞在一起,然后最终安分的停了下来。

他牵着立香的手,由上而下地看她,注视着那双澄金中带着哀伤的眼眸,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这枚戒指,就交给你了哦。」

——将我从上天哪里得到的所有,都交给你了。



「真是胆小怕事啊,所罗门王,」等到立香止住了哭泣离开医务室,由床帘遮掩的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樱紫色发的少女坐在刚刚立香坐过的地方,很无聊的打了一个哈欠。

被莫名批判的所罗门王只是苦哈哈的笑了,然后任劳任怨的开始收拾刚刚弄乱的医疗器械。

「如果是这样的话,还不如直接抢回迦勒底,」少女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厉色,「那个装模作样的男人都已经那么欺负Master了,真亏你们还能忍得下去。」

「但是如果就这样把立香接回迦勒底的话,对她的恢复事实上是很不好的。」罗曼医生整理着凌乱的医疗器械,「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少女轻哼一声,摇晃双腿跳下床铺,她大拇指和食指间夹了一块蓝色半透明的光屏,当做风扇在脸颊旁边扇风。

「先不说这个,监控那边你处理好了吗?」

「哼,区区拿走一段监控录像,我还是办得到的。」少女明显没有多留的意思,她在地面单脚旋转了几圈,就走向一边联网的电脑,在看到打开的魔法梅莉旋转的樱花伴随一段很有识别度的背景音乐在电脑屏幕上一闪而过,随后,少女连同她手上闪烁的光屏一起消失了。

就像是,化作数据,顺着网线离开了。

罗曼无言,他知道其实少女是对的,胆小怕事的他性格懦弱,看着心爱的人伤心委屈却什么都做不到,是啊,他就是这样一个无能的男人,除了全知的戒指和那段冠位指定的旅途,他一无所有。

但是,还是应该高兴的不是吗?

为了这命运的重逢。



这里是,常人所不知道的,电子的海洋。

刚刚消失在雄英简易医务室的少女出现在了这里,无数蓝色的数据光流构成了少女的每一个部分,与刚刚医务室所穿的护士服不同,现在的她换上了一件黑外套,向暧昧不清的「地表」缓缓坠落,直至皮质的高跟鞋点在了交错的网点。

她是这里的Cancer(癌),也这里的权威。

双目呈现被病毒入侵的红色,全身上下都是Bug的上级AI小孩子一般嘟起嘴唇。

「啊啦啊啦,为什么有些人就是不喜欢遵守规则呢?这个样子BB亲也会很苦恼的啊!」

「明明就是一个泥偶嘛,好好履行作为武器的义务就好了呀!为什么还要跑出来被监控捕捉到啊!害的BB亲还要亲自跑过来。」樱色的头发被桃色的回忆缎带绑在一旁,黑色外套的肩膀处印着MoonCell的标志,拥有这样特征的少女挥舞手中的恶魔教鞭,在灵子的海洋里向来时的方向蹦哒。

「嘛,不过也是为了BB亲那『没办法,只能帮帮她』系前辈,真是的,不过是平均水平之下,命运力也十分低下,长相也就比龙套好一点,简直就像放在桌上橡皮擦那样的存在,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像鞭自己尸一样跑过来的呀!」自称BB的少女抱怨着某个不让人省心的前辈,左手指尖拎着一片淡淡的光屏,光屏上正在播放一段监控录像的视频,绿发的泥人周身飞舞着锁链,金色的淡光缭绕在他身边。

「所以说,要快点想起来呀,快点想起我们那辉煌的曾经,」BB将光屏举至眼前,显示错误的红色褪去,原本温柔的紫色重新看向了光屏上所显示的橙发少女,少女微笑着,正巧转向了这边。

她微微仰头,头顶的天空没有云朵,却被悠然流动的光点装饰成了外界无法想象的灿烂,她看着电子海洋的美景,将那块光屏贴在了唇边。

「我会等你的哦,无论多久,我都会等你的哦!」

手指用力,BB捏碎了那块数据的光屏,淡蓝色的光点四处散开,在灵蓝色的网格世界中如烟花一般慢慢泯灭,美丽的如同一个奇迹。

「你会回来的对吧。」

「Master。」
——————————
emmmmm,感觉我把小恩削了好多。
但是没办法呀,又不能开大,只能平A而且还没有(梅林孔明玉藻CBA的)Buff,而且还因为立香离得并不算太远要考虑一下破坏的范围,自然发挥不出最高的实力。
其实小恩今天跑出来是被气疯了,具体而言就是那种「敢动Master?切碎你!」的感觉。
至于之前被淤泥袭击的时候为什么没有这样,气息感知A和裁定归灭的回剑EX了解一下。
BB亲手里的光屏其实就是那段拍到小恩的监控录像,毕竟迦勒底还是要对某些东西保密的嘛。
我喜欢BB啊啊啊啊!!!BB我老婆!!!虽然我正宫是吉尔伽美什。
但吉尔伽美什不是本命(莫名心虚……)
大学好忙啊……果然高中老师都是骗人的,军训烦的要死,考勤烦的要死,国庆还要写报告,食堂也不好吃,电科真的是史上最烦大学。
下一次更文又不知道是几个月后了orz,咕了这么久,作为补偿给个小预告吧:
裹在斗篷中的男人摘下帽子,白色卷曲的发映衬他那张脸更显得苍白,他将墨绿色的咖啡杯放在讲桌上,叮铛一声,银勺与瓷杯碰撞出了声音。
「我是你们的法语老师,」
「我叫爱德蒙·唐泰斯。」

评论 ( 9 )
热度 ( 225 )

© 安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