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颜

你好( ^_^)/

这里安颜,叫我阿颜就可以了哦!

迦勒底里闪闪是我老公,其他全是我老婆!

以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fgo x 我英】颠倒世界(07)体能的测试

避!雷!!注!!!意!!!!
☆有很强烈的个人主观意向,都是我流,严重ooc。
☆all咕哒子向,我不管她可爱我就是喜欢她。
☆由于A班只有二十人,所以会去掉原著中的一位。
☆采取顶级英雄可以与普通英灵打成平手但无法与宝具相抗衡的设定。
☆考虑到剧情,本体从者和泳装设定为同一只换件衣服就换个职阶的那种。
☆私设咕哒子魔术回路稀少但是魔力量却大的惊人。



雄英,A Class,整个英雄科最好的班级。

站在无障碍设计的门口,立香抬头看着与天花板相连接的那一条缝,高的令人眩晕的门莫名其妙让立香想到了几条最近传的沸沸扬扬的都市传说。

类似于某一天突然疾病爆发人类文明即将灭亡然后被从天而降的女神不负责任的拉去拯救世界。

类似于穿越到新历元年的大陆和一只大猫组成CP一起旅行靠用重金买衣服换衣服拯救世界。

类似于现在跑到前苏联的核电站里睡觉的话五百年后就会有一只兔耳少女把你叫醒去拯救世界。

类似于去献个血然后就被绑去南极做永久性苦工召唤一些动不动就核平一个国家的存在去拯救世界。

回过神来的立香苦恼的拍了一下脑袋,责备自己居然会相信这些后缀全是拯救世界的都市传说,还是该说不愧是英雄饱和的社会吗,连个都市传说都是拯救世界。

雄英高校是顶级的英雄培养学校,这里的教学方式与其他学校完全不同,这里随时都充满了机遇和挑战,所以打开门看到群魔乱舞的样子,也就完全不奇怪了。

白发爆炸头的少年面部扭曲,一只脚踏在课桌上,比起前几天遇到的淤泥怪更像敌人的说出了威胁的话,而与他对峙的绿色卷毛西兰花则是弱气瑟缩成一团,但是还是努力的在为自己争辩些什么。

好吵……

那边的闹剧并没有吸引全班人的注意力,今天早上有些突发事件耽误了一些时间,所以就目前来说立香是最后一个到达班级的,所以自然就成了另一个突出的焦点。

「居然是你这个橘子头!!!」爆豪胜己一拍桌面站了起来,指着站在门口的立香一脸想要将她吃掉的表情。

之前的实战考试,藤丸立香所获得的分数好巧不巧比爆豪胜己高了那么一点点,成为了实战考试的第一,但现在立香并不想与爆豪胜己争辩,说实话她现在的心情非常糟糕,实在不想与其他人有什么过多的交集。

但还是有一位严肃的有些过了头的少年端一副过分严肃的表情走过来,鼻梁上是严肃的没有任何装饰的眼镜,身上是古板严肃的套装,白衬衣领口的领结严肃得一丝不苟,他说起话来一本正经,字斟句酌,彬彬有礼。

「你好!我是毕业于私立聪明学校的饭田天哉!」

「你好……我是藤丸立香……凝山国中毕业的……」和这种严肃的有些过分的的同学相处立香一向都很苦手,所以也就只是干瘪的介绍自己毕业的学校。

「凝山国中吗?那可是一所非常优秀的学校啊!」饭田天哉伸出严肃得笔直的手,「请多指教!藤丸同学!」

「呃……饭田同学……请多指教……」

「哦哦!咕哒子酱!!!」突然冒出的声音打断了这边尴尬的交谈,立香顺着声源的方向看过去,在居中的座位上看到了自己的好友上鸣电气。

头顶混杂了两种颜色的头发还是一如既往的乱翘,明黄色的发丝中那几缕黑色好巧不巧组成了一个闪电的图标,与皮卡丘相似的配色自然也会拥有与皮卡丘相似的个性,自小学以来为数不多的好友跳下被他当做椅子的课桌,翻身一跃跳到了立香面前。

「你终于到了啊咕哒子酱!」看到期待已久的友人,少年的情绪是高涨的,而与少女打过无数次交道的他自然也知道立香对于社交一类的活动统统都不擅长。

「抱歉啊饭田同学,我和咕哒子酱好久没见了所以就先失陪了。」很熟练的活跃有些冷场的气氛,上鸣电气一边道歉一边将立香拉到了另一边。

轻轻松了一口气,终于脱离了与饭田天哉尬聊的范围。

「话说,继续这个样子下去是不行的哦咕哒子酱。」

「啊啊,我也是知道的啊……但我真的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立香一手扶额,然后慢慢下滑遮住了整个脸颊。

「这样啊……」知道好友在这个方面不是一般的苦手,上鸣电气也就没有在强迫。

「咕哒子酱,你的座位在那边哦!」靠窗边那一列第三排的课桌左上角贴有立香的姓名,早在来到教室找自己座位的时候,上鸣电气就已经找到了立香的座位。

「谢谢啦,皮卡丘酱!」就像往常那样说出朋友的昵称,却没想到这太过亲密的称呼却引来了一旁同学的注目,红发的少年一脸坏笑的将上鸣电气拉到一边,不知道说了什么惹得上鸣电气泛红了脸颊。

当然这是立香没看到的,现在的藤丸立香正在为自己的座位发愁,座位前面的白毛爆炸头恶狠狠的盯着她,咬牙切齿似乎要将她撕碎,座位后面的墨绿色卷发少年脸上有少许的雀斑,虽然瘦小但是从他隆起的肌肉还是可以看出他身体里所蕴含的力量,他抬头迎上立香的视线,现在正羞涩的笑着。

不习惯与不熟悉的人交涉,现在的立香相当认真的苦恼着座位周围八个人中七个都是男生的未来要该怎么办,但是突然像天使飞过一般,原本吵闹的班级却渐渐安静了下来。

雄英的校风一向都很自由,但却不是放纵,所以当喝光了手中的饮料并且全班同学都发现了那个蠕虫一样的毛毛虫睡袋,门口很早就出现的老师一样的人物这个时候才慢悠悠的钻出睡袋从地上爬起。

「好了,用了八秒终于安静下来了,时间有限,你们都很缺乏合理性啊。」老师的声音里面带着严重的鼻音,好像还没睡醒那样,他也没管教室里的同学会露出什么样的惊愕表情,只是顶着一窝乱毛介绍自己。

「我是你们的班主任相泽消太,请多指教了。」

「欸!!」没有人不惊讶的,因为在雄英,能成为老师的只有职业英雄,但是面前这个仿佛通宵上网萎靡不振像极了流浪帝的男人说实话很难将他与职业英雄挂钩。

「你们的另一位助教暂时有事,所以要见到他只能等下午了。」没空为同学们解答疑惑,相泽消太从睡袋里摸出之前报名时校方下发的蓝色校服。

「没时间了,穿上这个来操场,进行个性掌握测试。」

「欸!等等!没有入学典礼什么的吗!!」茶发的女生很不可置信的问。

「入学典礼?」没睡醒的老师看过来,眼里对同学们无知的讽刺实在是太过明显。

入学典礼?那是不可能的。

自我介绍?你再想些什么。

校园参观?并没有那种东西。

很遗憾,要立志当英雄的话,可没时间参加那些悠哉的活动。

暗处不知道有多少敌人正在蠢蠢欲动,每天都会产生新的灾难新的死伤,已经没有时间留给他们慢慢成长了。

雄英高校远不止一所重点的高级中学这么简单,他们的一大卖点在于自由的学风,而这一点也同样适用于老师,雄英高校能成为全国顶尖的英雄培养学校,靠的并不是学生们天生的强大个性,还有老师们针对学生所进行的各项特训,仅仅只拘泥于个性本身是不够的,雄英会给予这些幼苗最大的锻炼,激发出他们的潜能,从而到达顶尖英雄的这一高度。

Plus Ultra。

不懈进取,永无止境。

毕竟,这才是雄英。

「你们初中应该也做过吧,禁用个性的体能测试。」操场的相泽老师举起用于计分的手机,淡蓝色的屏幕上是八项常见的体能测试,投掷垒球,立定跳远,50米跑,耐力跑,握力,反复横跳,仰卧起坐和坐位体前屈,他一边说着文职部那边玩忽职守都什么时代了还依照个性未出现的时候所制定的标准来要求学生,一边看向了这边的方向。

「实战测试的第一名是藤丸对吧。」相泽老师看了过来。

「啊……嗯……」并不知道老师要干什么,但还是好好回答了。

「初中时垒球能仍多少米?」

「大概……50米左右……」立香仔细回想了一下,给出了准确的答复。

「那么,用上个性再试一次。」相泽老师说着让到了一边,将投掷垒球的场地交给了立香,他站在全班同学的队伍面前,很平淡的说了一句大概算是习以为常的话。

「只要不出那个圈,做什么都可以。」

做什么……都可以吗?

那好。

手腕上的银链自动脱落下来,在金色光芒的包裹下逐渐拉长,锁链的一端缠绕上了垒球,在确定垒球不会在运动过程中脱落后,立香侧过身子,拽住细长的锁链开始旋转。

其实说是旋转也不完全正确,立香也只是象征性的将垒球转了几个圈,待到垒球获得了一定的加速度后,立香松手,垒球连着锁链一起斜向上飞了出去,但仅仅是将垒球变为链球是不够的,立香抬头看向了空中的锁链垒球结合体,眼眸中闪过一道微光,于是空中的结合体就在力的作用下倒转了方向,以锁链为主体,拉上垒球向前飞行。

这样的话,这个问题就从「能将垒球投掷多远」转换到了「能控制锁链飞行多远」。

「1050米。」等到垒球已经无法被眼睛所捕捉而坠落后,相泽老师报告出了最终的距离。

「1050米!!」周围的同学们惊讶于这个巨大的数字,就连立香本人也被他所能投掷出的成绩吓到了,手腕上金光汇聚而成的银色是刚刚随垒球一起抛出的锁链,藤丸立香看着自己的手心,紧握之后再度松开。

「藤丸同学好厉害啊!」不知道名字的同学在一旁发出赞赏。

但是相泽老师并不这样认为,他只是看了立香一眼,然后在她的成绩表单上写下了「极限」这两个字。

别的同学可能并不觉得有什么,但是身为在雄英执教这么多年的教师,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藤丸立香能做到的,远比今天个性掌握测试中所表现出的,要多得多,比如八年前那场在职业英雄内部引起广泛讨论的大火,比如前几天实战考试时那贯穿整个零分假想敌的枪头。

做好被压榨的准备吧,你们这群还未成熟的幼苗。

「那就,开始考试吧。」

老师的嘴角,突然浮现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

——————————

陶瓷杯里的热可可冒起淡淡的白雾,刚端上来的牛排还冒着火焰,钢制的刀叉上沾了些之前食物的酱汁,立香面前的餐盘里是刚刚烤制的牛排,并且还有意大利面,土豆泥和西兰花做为配菜。

「哇啊!之前就听说了雄英食堂里的东西超级好吃的!」上鸣电气端来了自己喜欢的食物坐在立香对面。

考完试之后,老师大发慈悲给让他们休息一个小时,让他们去食堂吃饭,说是吃完饭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是啊,比以前的学校好多了。」立香用餐刀切分着牛排,酱汁浸满了一整块烤肉,半面煎透的鸡蛋切开蛋黄后流出了未凝固的蛋液,一边的配菜是西兰花,空心粉还有土豆泥。

「不过,立香你也真是厉害啊!在这个学校居然也能拿到第一!」

今天的正式考试中,立香充分活用自己的个性,拿到了体能测试的第一,但是与这应有的喜悦不符合的,她的心思明显不在这里。

「还好。」这已经是可以看到的心不在焉了。

原本今天是与迦尔纳约好了的,晚上放学之后要给立香煮火锅庆祝,就连隔壁粥店的老板娘在听说了这件事之后都嚷嚷着不公平,直接带着她的侄女(两个)冲到了迦尔纳面前指名说庆祝的地点必须是在她的粥店不然就把迦尔纳变成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刚刚却接到了迦尔纳「稍微有些事要处理」的留言,连同隔壁的隔壁粥店的老板娘,什么都没有解释就锁店离开了。

立香叼着吸管在塑料的开口上咬出浅浅的白色痕迹,琥珀色的珍珠连同奶茶一起被吸了上来,粘在牙齿上,咀嚼几下吞下了肚,面前的上鸣电气专心于与他盘中的佳肴战斗,于是过分无聊的立香也就只能侧头托腮咬着吸管看向窗外。

学校的食堂华丽得有些过分,先暂且不说金碧辉煌的内部构造,单考虑那一面墙的巨大落地窗与落地窗外与天空相切的湖光,就足够让来食堂用餐的同学感受到高档餐厅的感觉,更别提那一片在学长学姐口中上个暑假才开始修建的人工湖,湖边上用木头打造的长廊上架起的玻璃餐桌与遮阳伞更是一个用餐的好去处。

现在的湖边没什么人,高年级的同学们还在上课,低年级的同学还没有了解到这个绝佳的进食地点,所以湖边的餐桌暂时还没有多少人光临。

但也不是说完全没有人,现在那边就有人在用餐,看上去是教师的男人面前是个墨绿色的瓷杯,他侧身欣赏着湖面上粼粼波光,安静的抽起那一根看上去就很贵的雪茄。

在这个个性泛滥的社会,穿着异常已经算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了,来来往往路过食堂的同学们中比他穿的还要奇怪的有很多,但由于现在没什么事情可做,所以立香就盯着男人仔细打量了起来。

应该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吧,从他的装束以及用餐的优雅就可以看出来,那个男人身上是一件只在中世纪电视剧中看到的贵族服装,标准贵族样式的帽子下是弯曲的白发,他全身上下缠绕着零散的黑焰,而暂时挂在衣架上的披风后面是一个山形的纹章。

这边的立香研究着这个在她看来可以划分到「奇怪」组别男人身上的衣服,但坚持不了多久就兴致缺缺的想要挪开视线,却没有料到那个男人好像知道这边有人在注视一样,偏头看向了这边。

帽檐之下的脸庞棱角分明,白的有些过分的皮肤像传说中的吸血鬼那样,食堂与湖岸的距离并没有多远,只有一条小路贯穿其中,是而视力很好的立香也就看清了他鎏金色眼中的十字瞳孔,以及瞳孔的里面似乎跳动着的黑色火焰。

然后,男人看向了这边,似乎也只是单纯的看向了这边而已,他对上立香的视线,突然而然的,就微笑了出来,他端起面前墨绿色瓷杯,向立香这边举杯示意。

隔着单面透视的玻璃,他本来是看不到立香的。

「欸?」立香不受控制的,轻轻喊了出来。

突然就知道为什么看着他这么莫名的眼熟了,她好像,见过这个人。

在那些毫无意义,光怪陆离,最后分崩离析的幻梦中。

现在的男人似乎已经享受完了他的下午茶,他在桌上放下餐钱与小费,压低了帽檐就站起来取下了衣架上的披风,然后他看向了这边,削瘦的脸庞上是没有血色的薄唇,他的大衣挂在了左臂,右手的食指贴合上了那片唇。

「嘘。」

他闭上一只眼睛,向立香做出了噤声的手势。

「等……!」来不及与刚认识的同学解释,立香直接跑下了桌,从距离湖岸最近的那个门跑了出去,将同学不解的呼喊甩在身后,从石子路延伸的方向跑过去,一直跑上了搭建湖岸的木条,硬质的鞋底敲出了空洞的声响,可是现在留在这里的只有空旷。

那个奇怪的人已经不见了,只剩下残留在座位上星辰一般的光点。
——————————
稍微计算了一下,出久抛垒球,705.3米,假设是斜上45度抛出,那么在不考虑空气阻力的情况下,初速度大概是83.8米每秒,粗略换算一下大概是300千米每时。
现今世界上最快的F1赛车的最快瞬时速度可达到387千米每时。
真不愧是你啊,米多利亚少年。
原本,迦尔纳是不用回迦勒底的,本来他在这一章里可以跟立香两个人一起去西餐厅约会的,但是卡文的我特别纠结剧情,就投骰子,结果就投到了迦尔纳回迦勒底的剧情。
嗯,今天的幸运D也有好好运作呢,小太阳亲,乖乖和姑姑还有C妈一起会迦勒底处理事情吧。
迦尔纳:委屈。
阿周那:哈哈哈谁让你偷跑!
阿周那·Alter:附议。

评论 ( 28 )
热度 ( 226 )

© 安颜 | Powered by LOFTER